鑫融基.金融研究院:當前我國信用評級機構的信用危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06月19日 16:26:52  來源:中網資訊商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用是人類社會由蠻荒走向文明的臺階,更是現代市場經濟運行的基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11月1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九次會議強調:“加強政務誠信、個人誠信體系和電子商務領域誠信建設,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”。十九大報告也從多個方面強調了誠信、公信力和信用建設的重要性。在今年6月14日國新辦舉行的覆蓋全社會的征信系統建設吹風會上,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朱鶴新指出:未來將以高水平開放增加征信市場化的有效供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央不斷強化信用建設的背后,實際上折射出來的是我國信用建設中存在的危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信用企業的“抱團”失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經濟運行中最令人結舌的就是高信用公司的相繼平倉或者暴雷,僅舉幾例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,新能源上市公司500強中第114位。信用評級AA+,違約債券余額146.9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凱迪生態環境科技有限公司,環保業前10強。信用評級AA,違約債券余額34.37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信國安,A股集團綜合市值前10強。信用評級AAA,違約債券余額25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銀億股份有限公司,房地產行業500強。信用評級AA+,違約債券余額3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統計:2018年在債券市場上共有違約企業117家,違約債券余額1152.01億元,這其中不乏有央企、國企和部分上市公司,包括新能源、制造業、鋼鐵業、煤炭、環保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最大的問題是:這些公司幾乎全是信用評級機構和帶有“國”字頭的行業協會的“紅人”。我們姑且將這些由評級機構評出AAA或者AA+,稱之為“硬評級”;而那些由行業協會評出的行業排名,稱之為“軟評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期以來,社會大眾對這些由“硬評級”和“軟評級”所評出高信用都已“麻木”。這些獲得高信用等級的公司大都把信用級別作為以資盈利的工具,在經濟下行的通道中,高信用企業的“遮羞布”正在被市場無情地扯去。由此也引爆了信用評定機構本身的“信用危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國信用評估體系的“瘡痍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才瘡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歐美信用發達國家相比,我國在信用評估人才建設方面存在明顯短板。在高等教育中,此類的課程設置幾乎空白,更不要談專業設置了。許多從業人員都是半路出家,真正了解信用評級;具有較高專業性的人才寥寥無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制度瘡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政府體系內,對于信用評級機構的信用評級還未出現,僅僅靠證監會來進行時有時無的監管是遠遠不夠的。現有的法律體系中,內購發揮作用的僅有《征信業管理條例》,但是其中關于信用評級的諸多細節和實施細則并沒有明確的解釋,包括信用評級機構的性質和地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硬評級”的商業化瘡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用評級是信用評級機構對社會公眾提供的“信用憑證”,去商業化是其保證這個憑證的內在要求,可是自我國實行信用評級制度以來,采取的就是發行人付費的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拿債券評級來說,信用評級工作原本是為債券投資人提供投資參考依據的,現在卻演變成債券發行人和信用評級機構之間“拿錢辦事”的商業交易。甚至出現拿多少錢,給你多高的等級的商業怪象。2018年8月被宣布停業整頓的“大公國際”就是最好的例證,這個掌握著國內近三成的信用評級的評級機構,就倒在了“金錢”的石榴裙下,不禁令人扼腕嘆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軟評級”的官僚化瘡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社會治理結構的理論體系中,行業協會是定義為獨立于政府與市場之間的第三方組織,它應以公正客觀的視角協調、解決政府和企業間存在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我國的行業協會,特別是帶有“國”字頭的行業協會在民眾心目中就是政府的代名詞。因為他們大多是上世紀末我國政府部門在撤并過程中轉化而來,并且具有一定的行政級別,具有官僚化的制度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帶有國字頭的行業協會的評級往往是為了年度工作總結的需要,在年底前突擊進行評級,評級過程走馬觀花,各評級對象常以一沓子總結報告、數據報表和PPT便可應對評級檢查。再加上行業協會評級完成后,極少會有“回頭看”,這就使得一年的行業排名往往一周就搞定,誤導國家和民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用評級機構的“救贖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曾在《北征》中吶喊:乾坤含瘡痍,,憂虞何時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一連串高信用企業接連違約,甚至連最受老百姓信任的銀行都不能幸免的時候,再一次為我國金融機構的管理者們敲響了警鐘,盡快建立一個讓老百姓信得過的信用評級體系已迫在眉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拒絕“無法可依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大力推進相關法律法規的建設。將信用評級的整個過程納入法律的框架內,使得整個行業的參與者做到有法可依。必須明確信用評級機構應當承擔的法律義務和責任,加大對違法違規的懲罰力度。盡快確立權威統一的監管機構,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行政干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拒絕“濫竽充數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加快相關人才培養。要充分鼓勵各高校增加信用評級相關專業的普及率,提高我國信用評級的專業性和加強人才儲備,明確職業發展規劃,注重對行業優秀人才的吸引和培養。要讓更多的人選擇這個職業,而不是讓這個職業接納更多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拒絕“利益輸送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改變現有發行人付費模式的弊端,就必須要讓投資者參與到整個信用評級的過程中。操作路徑可以是:當擬發行主體提出發行申請,并遞交審批機構通過初審后,由審批機構組建相關的投資人委員會,對發行人的信用評級的招標采購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人為了自身投資的利益,勢必會對信用評級機構的綜合素質進行全面、嚴謹的評估,并將最后的中標結果實時公開。此舉可較大程度遏制住發行人和信用評級機構之間的“拿錢辦事”之弊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拒絕“百強評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速行業協會去政府化的過程,逐步取消諸如年度“百強”等等的評比,讓協會把精力放到行業內的企業家資源整合上,放到行業產業鏈的整合上,放到行業尖端領域的引領上,放到協會自身的發展探索上。使行業協會真正成為非政府組織,成為介于政府和企業之間的第三方服務機構,成為政府和企業之間政策摩擦和利益沖突的化解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SBA:我國政府扶持中小企業的制度借鑒》 2019年4月25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我國不缺金融機構,缺的是一個讓信用等于財富的體系》 2019年5月5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公民信用的地基如何夯實》 2019年5月27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客戶宣傳稿件,圖文均由客戶提供,僅供參考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編:東 華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保護隱私權 | 網站聲明 | 投稿辦法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導航 | 友情鏈接 | 不良信息舉報:yunying#cnwnews.com(將#換成@即可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ICP備05004402號-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琼崖海南麻将辅助器是真的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揭秘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时间 赛车app开发 老时时最近号码 浙江二十选五第43期 赛车pk拾交流qq群 vr赛是假的吧 最新双色球彩票指南 重庆时时新开奖结果记录表 心悦辽宁麻将外挂 重庆时时彩人工计划 爱彩乐官网快乐十分 澳洲幸运5开奖网址 新时时二星组选 福利彩票36选7走势图 四川时时开奖视频直播